《中国诗词大会》学术总负责人:不要让孩子看

《中国诗词大会》学术总负责人:不要让孩子看

时间:2020-03-09 03:44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标题:《中国诗词大会》学术总负责人:不要让孩子看宫斗剧

看点 随着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的持续热播,一时间,满城皆玩“飞花令”。加之高中新课标要求的古诗文篇目也大大增加,古诗文教育越发受到关注。为此,外滩君拜访了《中国诗词大会》学术总负责人、上海师范大学教授李定广老师。在他看来,古诗文可以培养孩子的人格、审美和语言表达等能力。此外,他提醒父母,时下热播的宫斗剧会给孩子错误的历史教育,父母务必要注意。

文丨张楠 编辑丨黄晔

“江南无所有,聊赠一枝春。”

来自上海复旦附中的高中生武亦姝在《中国诗词大会》(以下简称《诗词大会》)第二季中第一次亮相,这个在节目中始终淡定的小姑娘一脸兴奋地说,“多美啊”。

诗词给了武亦姝现代人正在缺失的诗意,《诗词大会》唤回了人们对于这份诗意的热忱。

正值节目重播,外滩君来到上海师范大学,拜访担任了三季《诗词大会》学术总负责人李定广老师。这位在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供职的教授、博士生导师,主要研究唐宋诗词。

《中国诗词大会》学术总负责人、上海师范大学教授李定广老师

节目掀起全民热,这位“深藏功与名”的学术总负责人欣然表示,乐见诗词成文化新潮。

讲到诗词本身,他目光炯炯,“培养审美,训练记忆力,激发想象力,还能健全人格。学习古诗词有这么多好处,家长们怎么会觉得这是在增加孩子的负担呢?”

从小学到中学,再到大学里教本科生、研究生、博士的丰富经历,让李定广老师对不同年龄段的学生学习古诗词有着相当明确的认知。他说, 从死记硬背到理解及鉴赏,这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能够让学生在对应阶段最关键的能力得到提升。

以下为外滩君与李定广老师的访谈实录。

B=外滩君 L=李定广

“乐见传统诗词成文化新潮”

B: 您说,诗词是撬起传统文化的这个支点。这是《诗词大会》的初衷吗?

L: 算是初衷之一,这本来是央视的一个系列节目,有《中国汉字听写大会》、《中国成语大会》、《中国谜语大会》,然后制作团队就很自然地从汉字、成语、谜语联想到了诗词。诗词是传统文化中的一颗明珠,如果能做好意义更大。

然而,诗词的难度较前者难度是更大的。所以起初大家也比较担心市场的反应,但我是信心满满的,因为诗词有其天然美的特性,我相信大家会被它吸引。

B: 您对节目中的哪些选手印象比较深刻?

L: 印象深刻的选手有很多,来自上海的中小学生就有不少表现杰出的。

比如,第二季的冠军武亦姝。武亦姝本人的形象为节目起到了很好的宣传效果,但她本人却是非常低调的。节目结束后,她谢绝了所有的媒体采访。她是一个很纯粹很真诚的女孩,来参加节目也是真心爱诗词,而非名利,你从节目中也能看出来她这种恬淡的气质。所以说,腹有诗书气自华,这是有道理的。

第三季文来中学的钱子昂和第二季的冯子一,他们的诗词积累相当丰富,所以也很有底气。

诗词接龙环节接到“者”没人接得上,钱子昂说出了“者边走,那边走,只是寻花柳。”还很确切地说明了出处,王衍的《醉妆词》,并且说出“者”通假“这”。

冯子一参加比赛时只有八岁,就已经背了一千多首诗词。他对诗词热爱到痴迷的程度,加上他记忆力很强,达到了远超同龄人的水平。

B: 《诗词大会》掀起了全民热,您会担心大家只是在凑热闹吗?

L: 从整个社会来看,确实是有全民热的现象,满城皆玩“飞花令”,这是好现象,寓教于乐。

我不认为大家对于诗词的关注会被娱乐性喧宾夺主,诗词本身就能够让人热爱。即使是不爱诗词的人,接触多了也会感受到诗词的魅力。如果能够让更多的人感受到诗词的魅力,无论他们的初衷如何,都是很好的。

诗词有它天然美的特性,这也让我在做《诗词大会》前就信心满满,它更有难度,但内涵也更丰富。

“诗词有其天然的吸引力”

B: 您说的这个诗词天然美的特性是指什么?

L: 我们从小就要背古诗词,千百年来皆是如此,就是因为诗词的特性。

“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。”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”“春眠不觉晓,处处闻啼鸟。”我们从会说话开始,就会背这些诗句,朗朗上口,又浅显易懂。 在背诵的过程中,诗词的韵律就能让孩子从小产生一种审美的概念。

再来是对记忆力的训练 。记忆力是需要训练的,而孩子从小背古诗词就是一种很好的训练方式。古文不容易记住,记住了也不理解,很快就又忘记,这很正常。但诗词不同,背过之后很难忘掉,因为有韵律,我们往往脱口而出。所以我说,背古诗词是对记忆力最好的训练。

还有想象力的培养。 我们中国诗词有大量的写景抒情诗,孩子会自己想象诗句中的画面,感受字里行间的意境美。就说《春晓》这首诗,啼鸟,风雨,落花,这么多意象组合在一起,画面一下子就出来了。

最重要的就是人格教育。 通过诗词,孩子能够聆听千百年前伟大文人们的情感抒发和价值观的表达。

B: 您能举例说说诗词教育如何做到人格教育吗?

L: “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,这里面是李白的亲情,故乡情;“人生自古谁无死?留取丹心照汗青”,这是文天祥宁死不屈的气节;“黄沙百战穿金甲,不破楼兰终不还”,这是王昌龄看到的将士们保家卫国的决心。

对人的教育有两种方式,一种是由外而内,一种是由内而外,诗词往往能够激发人由内而外的力量,也就更能让孩子更深刻地感受到真、善、美。

我研究的主要方向,是唐宋诗词。我们在研究时发现,唐朝的贪官污吏是很少的,在那段时期的很多诗词中,我们看到文人们的高尚人格。

唐代诗人韦应物在彼时官品级别不小,却在《送杨氏女》中写道:“贫俭诚所尚,资从岂待周。”连给女儿的嫁妆都备不起,你想象这是何等的清廉?虽然清贫,但爱女之心的真诚也完全不逊色于旁人,这就是一种高尚人格的体现。

孩子读这些诗词,感受到这些作品流芳百世的文人们的情怀和境界,就是一种很好的人格熏陶。

B: 您认为,古诗词学习还能够帮助提升孩子的语言表达能力?

L: 当然,诗词是语言的精华,言简意赅。口语化的表达往往是啰嗦的,不得要领的,书面用语则要求语言尽可能的精炼。说到精炼,诗词是最简练的。读多了背多了,孩子就会潜移默化地被影响。

还有,孩子在写文章或者说话时,如果能恰如其分地引用到一两句诗词,往往能够起到画龙点睛的效果,一下子就会被记住。

B: 您会建议孩子们读怎样的古诗词?

L: 古代的传统诗词数量很大,大部分都是值得学习的,但也有一些少数诗词是应当摒弃的糟粕,已经不适用于当今社会的价值观了。

比如宫怨诗,古代的文人们也不往往都是格局相同的,有一些作品,写宫廷里的爱恨情仇,写那些在皇宫里青春逝去的女子们的相思与苦闷。这些对于孩子几乎没有任何教育意义,所以,家长和老师应当帮孩子筛去这一部分,多选择有正面价值观的诗词作品来学习。

B: 这让我想到时下有很多热播的宫斗剧。您觉得这对孩子了解学习传统文化有影响吗?

L: 当然有,而且主要是 负面影响 。包括对史实和历史人物形象错误地把握,还有人生观价值观上的一些负面影响。

不是说学习传统文化就不能娱乐化,《诗词大会》也是娱乐化的。但是,一味追求娱乐化刺激性而歪曲史实,歪曲历史人物形象,宣扬勾心斗角、玩阴谋、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等不良“三观”,这才是最致命的问题。

家长当然可以看,但是孩子最好还是别看这些,尤其是还没有形成独立判断能力的孩子。

“学习古诗词,死记硬背是需要的”

B: 新课标中大大增加了古诗文的比重,背诵的篇幅也增加了,有家长会担心这让原本课业压力就很大的孩子们负担更重了,对此,您怎么看?

L: 首先,我不认为这是在加重孩子的负担。 如果要真正学习这些内容,积累量是很重要的,先有广度,才能有深度。

其次,你说让孩子打游戏,他会觉得是负担吗?不会,因为那是他感兴趣的事。所以, 关键还是在于孩子的兴趣在不在这 。诚如我前面所说,诗词有其天然的吸引力,就像音乐一样有天然的美感,孩子怎么会不喜欢?即使有极少数对此不感兴趣的孩子,我相信至少他们也是不排斥的。

最后,关于家长们的担忧,我认为孩子的负担更多来自于那些他们不感兴趣的“兴趣班”。家长们想给孩子培养一两个特长当然无可厚非,但太多了,就是在揠苗助长。

B: 您觉得目前古诗文的教育存在什么问题吗?

L: 一个是目前的方法不当,考试也大部分只到背诵层面,这就会适得其反,让学生心生抵触。

再来,很多语文老师在古诗文教学上的功底是不够的。比如,念错音。诗词跟现代汉语有一些区别,有些字不是靠查字典就可以的,在独特的语境中,它有独特的读法,老师没有做足功课,就会给学生错误的示范。

还有,我多次强调,诗词的节奏韵律是很重要的。 如果没有按照正确的节奏韵律去朗诵、吟诵,一来破坏了美感,二来也会影响理解。

至于让孩子们穿上古代的服装,摇头晃脑背《三字经》、《千字文》。这种活动不是说不好,但确实不适合推广。如前文所述, 传统文化的教育应该是由内而外的,如果是外部强加给孩子的,意义并不大。

B: 您的教学经历非常丰富,从小学生教到了博士。对于不同年龄段的孩子学习古诗词,您有怎样不同的建议?

L: 对于不同年龄段的人,学习古诗词的侧重点肯定是不一样的。

对低龄段的孩子来说,还是以背诵为主,背诵、朗诵、吟诵都可以。 不一定要太多的理解,毕竟他的人生阅历和情感体验还太少,没有必要强行让他理解,点到为止就好。

到了小学高年级和初中,要逐渐强调理解。

一方面,这个阶段的孩子要开始真正的写作了,在作文中引用古诗词是一个会让作文增色的手段,但如果没有真正理解诗词的内涵,这就是个花架子了。另一方面,对于正值青春期的孩子,完全可以透过对古诗词的理解来培养情商。感受诗词中的情感,对孩子共情能力的养成也是有所助益的。

之后,就偏重审美鉴赏了。在此前的基础上,孩子有了一定的诗词积累量,也就能够形成一定的判断能力。哪些是好的,哪些是美的,为什么是好的,为什么是美的,这样的鉴别能力是要强化的。知其然,知其所以然,才能谈得上真正的接纳和传承。

B: 您是否赞成孩子模仿古诗或古文来写作?

L: 首先要明确,诗词和文言文不是一回事。诗词的语言更通俗,而文言文中有大量的生僻词汇,句式也更复杂,往往需要注释才能读懂。所以诗词跟文言文一定要区分开。

学习诗词和文言文,对提高语言表达能力都是有益的,这点毋庸置疑。语感的培养,语言的精炼,和素材的积累,主要是这些方面。

模仿着去写,我觉得要分情况。如果是单纯从兴趣出发,我们完全应该鼓励,孩子偶尔写一写,肯定比他一直读一直背要好。

但是如果是写作文,尤其是考场上的作文,还是不要提倡用文言文为好。

现在加入国内首档

探究古诗词内在逻辑的课程,

教你读懂古诗词!

点击下图,立即购买